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洛阳:千年古都“烹制”博物馆盛宴

发布时间: 2019-05-21 08:56 阅读 3673 次

       初具规模的博物馆展示体系,像一颗颗珍珠串起了洛阳这座千年古都的历史文脉。走进一个个博物馆,就仿佛走进了悠久宏大的中国历史深处。

  “馆”窥历史

  从3岁起,小女孩喵喵就成了博物馆的常客。

  “为了今天,了解昨天”,身为博物馆志愿讲解员的父亲万浩瀚相信,播下一颗热爱历史文化的种子,人生会有更多可能性,而近70座博物馆浓缩了洛阳的厚重历史和灿烂文化,是认识过去的最佳窗口。

  即将开放的二里头遗址博物馆,将告诉世人3000多年前中国的模样;

  周王城天子驾六博物馆内2000多年前的大型车马陪葬坑,让文献中所记载的“天子驾六”有了生动印证;

  定鼎门遗址博物馆的车辙和骆驼蹄印,使参观者可以遥想1000多年前隋唐时期此地的开放和繁华;

  洛阳古代艺术博物馆,则通过自西汉至宋金时期的20余座典型墓葬吸引了纷至沓来的年轻人,迅速攀升为网红打卡地。

  “从冷漠淡然到扫馆、追展,从门前冷落到熙熙攘攘。”长期从事一线工作的天子驾六博物馆馆长王莉见证了博物馆在社会生活中角色的转变,“走进博物馆汲取知识、感知历史、品味文化,成为越来越多人的生活方式。”

  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仅洛阳博物馆一家就接待观众11万人,其中一天突破4万人。

  作为13朝古都,洛阳拥有丰厚的文化遗产,除6处世界文化遗产、43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外,419918件(套)国有馆藏文物和51914件(套)非国有博物馆在册藏品,使市民和游客得以端详这片土地上数千年来的潮起潮落。

  “博物馆的价值不只在于拥有什么,更在于做了什么。”洛阳博物馆副馆长王建华很推崇一种观点,即博物馆不是文物的库房,而是培育精神的沃土。

  近几年,除创新陈列布展外,洛阳博物馆还开发了历史讲堂、节庆互动、文物修复体验等各具特色的社会教育活动,引导公众尤其是青少年把“参观一个博物馆”转变为“参与一个博物馆”,由“欣赏一件文物”到“活化一件文物”。

  “博物馆不再是高冷形象,而是塑造精神世界的文化空间。”洛阳市第一高级中学国际部中澳班高一学生索曼绮说。她所在的中澳班与洛阳博物馆签订了共建传统历史文化教育基地协议,每周一次走进博物馆研学。

  该中澳项目负责人陈冠冬表示:“这些孩子以后都要出国读书,我们希望在培养国际视野的同时,塑造他们的本土情怀,引导他们熟悉和热爱本民族的历史,把这份文化自信根植在心里。”

  妙“厨”赤心

  愈来愈受青睐的博物馆背后,是无数个富有赤子情怀的文化妙“厨”。正是他们,帮助古老的遗产穿越岁月尘埃,联通当代人的心灵世界。

  ——“真是越看越欣喜”

  图案神秘空灵的汉代升仙画面,表情生动传神的唐代胡人牵驼图,流露富足气息的宋代夫妻宴饮场景……当参观者为洛阳古代艺术博物馆内美轮美奂的壁画赞叹不已时,很难体会到,就在一墙之隔的僻静院落里,有人为此付出了怎样的热忱。

  “一个搞研究的成天趴那和泥,跟个泥瓦匠似的。”入行20年来,47岁的壁画修复师杨蕊始终没有摆脱朋友们的调侃。从壁画的揭取、清理、拼对到修复完成,繁琐、细致程度远超常人想象,既要求技艺精湛,又考验体力。

  揭取壁画要求尽量完整,一旦开始就必须揭完才能停。赶上酷暑天,完工时一捋袖子,汗珠就像雨点一样往下掉。拼对是最艰难的一步,破损的壁画块厚薄不一,顺序未知,闷着头伏案一整天,往往只能拼出硬币大小。

  外人听了都觉得苦,杨蕊却很喜欢。

  “每当破损、暗淡的壁画在自己手中重现光彩,真是越看越欣喜。”杨蕊说,修复中心成立以来共揭取修复了30多个墓葬的壁画,只有一处她没赴现场,因为儿子在次月出生。

  ——“我非要把根掘掘”

  洛阳围棋博物馆是当地民营博物馆的出色代表。41大类3万余枚(件)藏品,勾勒出围棋起源、传承的历史脉络。馆长王潼玲说:“我一辈子做成这一件事就值了!”

  王潼玲原本是围棋生产商,她创立的“双元”品牌是国内围棋业的龙头。在对外交往中,她发现对围棋的起源还存在模糊说法,为此产生了溯本清源的念头。

  “我非要把根掘掘,看看到底哪来的!”王潼玲一边查阅史料,请教专家,同时天南海北收集与围棋相关的实物。几年下来,她不仅厘清了围棋从古至今的演变轨迹,还认识到这种饱含中国智慧的创造,是如何流传到世界各地,成为人类共享的文明成果的。

  2014年,王潼玲一手操办的洛阳围棋博物馆开馆,丰富的藏品和社教活动,使这里逐渐成为传播围棋文化、培养围棋爱好者的基地。这个68岁的老太太说:“让更多人了解、热爱围棋,我心里高兴,有用不完的劲儿!”

  ——“美不美全靠一张嘴”

  “展览美不美,全靠讲解员一张嘴。”成为洛阳博物馆讲解员的第十年,32岁的胡寅对前辈这句玩笑话有了肃然起敬的感觉。

  “讲解员就像架设在文物和观众之间的桥梁,观众能获得什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说什么、怎么说。”胡寅越来越迷恋这种“文物代言者”的感觉。

  讲完一段后观众的掌声,递过来的一瓶水、几张纸巾,或者“可以再讲一会儿吗”的请求,都让他感到莫大的满足。

  “想把自己掌握的知识传递给更多人,尤其是未成年人,这种价值很难估量。”胡寅说。

面向未来

  琳琅满目的博物馆,还藏着洛阳这座千年古都的精神气质。

  从北宋的“请君只看洛阳城”,到元代的“惆怅青槐旧时路,年年无数野棠开”,再到明代的“汉室浮云过,周京乱草馀”,洛阳走过的数千年历程,特别能引发后人的思古之幽情。

  拥有4000多年建城史的洛阳,历史上曾数次进入国际大都市之列,创造了商贾云集、物流天下的盛景,也在潮起潮落中承受过寂寞与凋零。时光流转,这座以开放包容为底色的古城,重新敞开胸怀拥抱世界,在新的历史坐标上寻求突破和蝶变。

  “博物馆作为人类文明记忆、传承和创新的重要载体,承担着记录过去、反映现代和启发未来的重要使命,洛阳打造‘博物馆之都’意义深远。”洛阳市委书记李亚表示。

  目前,洛阳已建成各类博物馆69座,其中三级以上博物馆11座,初步形成了主体多元、特色鲜明、富有活力的博物馆体系,成为彰显古都文化品格的新地标。

  去年,洛阳各类博物馆共接待游客840万人次。“为一座博物馆而来这座城”,这句富有浪漫气息的口号正慢慢变为现实。预计到2020年,全市博物馆数量将达100家。

  在开展文化交流、增进不同国家和地区间文明互鉴方面,博物馆也正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近年,洛阳与日本、韩国等地文博单位合办了“洛阳唐三彩艺术展”等10余个陈列展览,提升了河洛文化在海外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世界上可能没有比博物馆更适合的机构,能将文化带入人们的生活,将传统与现实联系起来,并在未来保持活力。”曾获评“中国博物馆十佳志愿者之星”的万浩瀚说,在洛阳打造这席博物馆盛宴中,他愿一直做博物馆和公众间的桥梁,让文明和智慧滋养更多人。(新华社记者 王丁 桂娟 双瑞 李文哲)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提示

请输入搜索关键字!

确定